笔趣阁 > 啸马西风 > 第五十章 以身为饵

第五十章 以身为饵


  花木狸倚坐在牛车上,身子随着车轮的颠簸晃动着。看着自己无手无脚的样子,还要带兵打仗,便在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疯了。

  可自己不来又有什么办法?以往打仗,自己必是冲在最前面,凭着自己身先士卒,手下那些狼兵也是不要命的一般向前冲。

  现在,自己还怎么领头冲击?我胡人第一勇士的名号就此终结吗?

  想到这里,他在心里恨死了那个萧冉。

  此次出兵,花木狸打定主意要把那支穿着甲胄的队伍灭了。不管他们是王朝精甲还是忽利台的人,都要灭了。最好再活捉几个,这样,到了狼主面前,那个忽利台必然无法抵赖。

  他没有直接去攻击忽利台的领地,而是来这里堵截那支披甲军队,目的便是拿到忽利台叛乱的证据。

  况且,自己派出去的侦骑回来说,忽利台的大军已经朝西去了。他在心里便想着,忽利台定是去与那支军队汇合。

  老狼主早就说过,忽利台在黑河留有三千精兵,名义上是看护黑河老窝,实际上却是另有所图。不然,三千奴隶在那座土城里日夜劳作,难道就是为了酿酒吗?

  现在,这三千狼兵东进,第一个便拿我花木狸的手下开刀,看来是真的想吞了我的领地啊。

  “狼崽子们,只要见到忽利台那头畜生,你们就万箭齐发,先射死他再说。”

  “呀!”那些狼兵声若洪钟。

  牛车咿呀,马蹄声声。这支轻骑行进在草原上,如蚁西行。

  等到花木狸的前军看到迎面而来的那支骑队,已是两日后的事情了。花木狸得到报告,忽利台的军队就在前面。

  花木狸面色如土,两撇胡子耷拉在嘴边,整个人像是要虚脱了。他凝神片刻,叫人把那些统兵头目叫来,一一交代了一番后,便让赶车的狼兵把牛车赶到骑队最前面去。

  忽利台兵多将广,不使点诈数势必要吃亏。

  花木狸手脚皆无,做不了其它事情,用脑的时候便多了起来。现在已不是那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的人物。

  两队狼兵相向而行,不多时,两军便相遇了。忽利台知道对面的骑军是花木狸的队伍,便想着这个蠢货来的如此之晚,难道那支王朝精甲还在这里等着你吗?

  兵贵神速懂不懂?不要每天就知道砍脑袋,也要动动自己的脑袋。

  忽利台正这么想着,却看到对面那支骑军正在变队,由原先的蚁队变化成了三队,正好挡在自己的骑军前面。

  什么意思?在草原上除了那个老狼主,还有敢挡我路的?

  忽利台招招手,唤过一个狼兵,对他说道:“去,告诉那个蠢货,王朝精甲已向东去。”

  “呀。”那个狼兵打马离去。

  王朝精甲已向东去?花木狸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,眼睛盯着骑在马上对自己传话的那个狼兵。那狼兵看他眼神不对,打马掉头跑了。

  花木狸更气了,忽利台的一个传令兵也敢不跪自己了,这草原上还有规矩吗?说是王朝精甲已向东去,还不是骗自己掉头,你忽利台好背后放箭。

  “继续走。”花木狸对着赶车的狼兵说道。

  忽利台看到自己的传令兵回来了,对面的三队轻骑还是保持冲击的态势,心里就有些纳闷。

  你花木狸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啊?不去掉头追击,只管挡着我的路干什么?

  草原上那条忽利台叛乱的消息他并不知道。因为放出这个消息的花木狸并没有派人去告诉忽利台,说我家领主让我告诉你,你忽利台叛乱了。这不是有病吗?

  再加上草原上地广人稀,通讯手段基本靠骑马传话。所以,现在这个忽利台只当是花木狸收到那条“王朝精甲由西而来”的消息,才带兵来此的。

  可花木狸却认定忽利台在搞事情。这会儿,那架牛车已经吱呀吱呀的来到两军阵前。

  “忽利台,草原上的人都说你是狐狸,你就不要像地鼠一样藏着了。”

  忽利台一愣,心说我什么时候像地鼠一样藏着了?这么一想,便打马走出了大队。

  “花木狸,你我都是草原上尊贵的领主,这狐狸地鼠的说法,不太妥当吧?”

  看到忽利台走出大队,将自己暴露在阵前,原本倚靠在牛车上的花木狸嘿嘿一笑,举起了一条残臂------

  只见他身后那些早已弯弓搭箭的狼兵看到自家领主发出的射箭号令,便朝着忽利台和他身后的大队人马万箭齐发------

  那忽利台虽说走出大队,其实也是带着万分小心。原本他以为自己与那个废人离得很近,那些狼兵必不敢有什么动作。可他万万没想到,那个花木狸竟已自身为饵,想要要了自己的命。

  所以,箭镞飞来的时候,忽利台便缩在马背上,朝着牛车跑去------

  这家伙太鬼了,知道自己若是回转大队,身后肯定就会被射成刺猬。

  花木狸手下那些狼兵也没有想到忽利台会朝着自家领主眼前跑,原本那些有意躲过自家领主、射向忽利台的箭便从那家伙头顶处飞过。

  再想射,忽利台已与自家领主合在一处了。

  而忽利台那些手下,虽说有中箭落马的,可后面那些却挥舞弯刀,冲杀了过来。

  一时间,两军便厮杀在一处。

  忽利台纵马冲向花木狸的牛车时,已经抽出了腰间的弯刀。

  那个赶车的狼兵看到他冲过来了,便举着弯刀想要截住他。可忽利台砍杀的本事也是极大,手中的弯刀一闪,一抹鲜血便飞溅在牛车上。

  “花木狸,是你自己找死。”

  话音刚落,本已极为虚弱的花木狸便看到一道刀光飞向自己的眼前。

  花木狸虽说无手无脚,可看到弯刀砍来,还是翻身向一边躲去。“咔擦”一声,忽利台这一刀便砍在花木狸后背上。

  再要砍第二刀,花木狸手下的狼兵便围了上来。

  忽利台看到自家狼兵虽说已经与花木狸的手下厮杀在一处,可因为花木狸是有算打无算,自家狼兵没有展开,便有些吃亏。

  于是,他砍翻一名冲到自己身边的狼兵后,便向后冲去。

  这一冲,正好被那些来救他的狼兵裹住,一起回到了大队。

  “吹号角,后撤。”忽利台下令道。

  呜呜------呜呜-----

  牛角号声响起,那些正在厮杀的狼兵听到号声,便拨马回转。走的慢的,便被花木狸的手下砍落马下。


  https://www.biqugeg.com/86_86056/510711875.html
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g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友情链接:365天师  ysb体育  巴黎人  皇家计算器  bv伟德开始  立博  减肥方法  高德娱乐  188直播  bet188激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