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啸马西风 > 第七十九章 狠角色

第七十九章 狠角色


  石头立在小路的出口处,只要经过这里的人一眼便能看见。

  今夜满月,山谷中也是能看清楚的。

  可等萧冉站在立石前时,却是一脸蒙圈的样子。

  立石上刻有文字。字虽不多,可是刻的极为凌乱,萧冉根本看不出那上面写的是什么。

  老何大约先前已经看过,便走近了说道:“将军,不过是胡人乱说,不可当真。”

  萧冉并没有说自己没有看懂,而是装出看懂的样子,一脸冷静的瞅着立石。

  这个装作明白的样子,迷惑了老何。他还以是萧冉气度非凡,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。

  “我不当真,这事就不存在了吗?”萧冉说道。

  老何大约看到萧冉没有恼怒,便放心的说道:“将军,我这就将它毁了。”

  “别,我再看看。”萧冉制止老何。

  “你看,这个字明显刻错了嘛,怎么能这么写?这写字的人肯定书念得太少了吗。”

  萧冉一边说,一边用手指着立石上那些字。

  指着指着,萧冉好像认出了那上面的几个字。

  正在萧冉一边猜,一边拿手指头顺着那些笔画划着的时候,突然身后有人喊道“公子,不可。”

  萧冉闻声回头,却看到老秀才站在身后。在老秀才后面,还站着郡主。

  先前听到马蹄声,只以为是周继他们跟了过来。

  “公子,当真看不清上面的字?”老秀才颤声问道。

  “嗯,这个倒是认得,好似一个萧字。这个是------斩?对,是斩字------”

  “公子,你当真把我教的都喂了豺犬吗?”老秀才已是看不下去了,失声喊道。

  萧冉眼神十分奇怪,瞅着老秀才慢慢说道:“萧继业被斩于此处。”

  那几个人听完后,顿时都是一脸惊愕的样子。

  萧冉看着他们,心说我不就是刚才反应慢了点吗?又不是当真不识字。

  “胡人这是给自己表功呢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萧冉看了看站在那些人后面的郡主。

  “小将爷------”众人喊着。

  “没关系,就立在这吧。”萧冉一脸的云淡风轻。

  想起此处立着这么一块石头的独臂汉子,当时看到老何的脸色后,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他等老秀才等人过来后,便把此事说了。

  老秀才觉得,那块石头定能让萧冉怒不可遏。于是,便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。

  可谁曾想,萧冉却跟没事人一般,丝毫不在意这块石头上明显带着侮辱成分的字句。

  “众人赶紧休息,天亮前,我等定要走出阴山。”萧冉吩咐着他们,然后自己也走到一边坐下了。

  “小将爷,是个爷们啊!”

  “公子气度如此之大,日后必能成就大事。”

  “将军------”

  “------”

  萧冉真的不在意吗?

  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杀便杀了,哪家打仗不死人。

  可你们立这么一块破玩意在这里,就是你们不对了。

  看来刚刚经过的这处地方便是鬼谷。

  这个萧冉不知听到过多少遍的地方,今日却是抹黑走过的。其实,在鬼谷中时,萧冉也曾看到两边垂直峭壁上,有刀砍斧凿的痕迹。

  只是谷中光线不如此处,看的不那么清晰罢了。那名谍司让自己半夜过鬼谷,无非就是不愿意让自己看清楚自家老爹和三千精甲罹难的地方罢了。

  或者说,就是为了让自己听一听那些忠魂的喊声。

  自家老爹就是在此处被花木狸砍了脑袋。萧冉向后靠去,手指摸着身旁的石壁,脸上两行泪水悄然滑落。

  萧冉知道此战过后,自家老爹和那些精甲都被剥了甲胄,被忽利台拿走了。

  这他么的就不像话了,还有没有一点军人之间的相互尊重了?

  虽然那些甲胄现在都在自己手里,可那是自己凭本事夺来的,不是从死人身上扒的。

  刚才如果不是看到郡主站在那里,自己早就火了。

  现在郡主必须哄着,一点也不能让她心里觉得不舒服。萧冉这么想着,倒有了些许睡意。

  “起来起来,赶紧去通知后队,告诉他们回家喽!”萧冉害怕那些人也睡着了,如此便不能赶在天亮前走出阴山,便跳起来对着独臂汉子他们喊道。

  郡马曾嘱咐萧冉,必须在天亮前走出阴山。萧冉不知他的意思,但郡马神色坚定,萧冉也只好照做了。

  看着众人一通忙活,萧冉看到没人注意自己,便小声招呼老何过来。

  老何来到近前后,萧冉把他拉到一旁,悄声说道:“我等走后,你带几个人把这立石砸了,砸的越碎越好,最好是砸成粉末。”

  老何一愣,心说砸碎容易,这砸成粉末就不好办了。

  “听到没有?”萧冉看他没有说话,便问道。

  “听、听到了,砸成粉末。”老何赶紧说道。

  “好,有劳了,何大哥。”萧冉拍拍老何的肩头。

  老何看着萧冉离开的背影,心里不禁感叹着。

  这个小将军做事不漏声色,肯定是个狠角色。

  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守着众人时不说什么,倒是要自己偷偷砸了立石?

  想归想,等萧冉带着大队骑军走了后,老何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边军,把那块立石砸碎了。

  至于是不是砸成了粉末,老何知道小将军也就是那么一说,还不至于让自己干那干不了的事。

  只是山中回音,老何砸立石的声音传出去很远,老秀才等人自然是听到了。

  听到便听到了,他们看着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的萧冉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位小将爷比他那个大将军老爹要狠许多。

  在众人心里,只有那种狠角色才喜怒不显于脸上。

  一路无话,天亮前,萧冉带着骑军大队走出了阴山。

  萧冉回头看着夜色中的阴山,如长龙一般隐于两侧,心中不禁感慨万千。

  自己这就算是离开草原了吗?好歹是“自己”活了十年的地方,那些回不来的自然回不来了,留下的也就留下了。

  这一走,便是从稚童到少年。

  萧冉转回头去,看到夜空低垂,星落大漠。

  千里长征,这是最后一步。

  想到这里,萧冉看了看北面天空,此时星斗闪亮,如同指路明灯。

  萧冉骑在追风背上,看了看四周,选定南方后,举起右臂------

  “出发!”

  大队骑军听到号令,顿时蹄声隆隆,如滚雷般直入大漠。

  萧冉等人走进大漠不久,阴山风起,强劲的西风穿过山口,将萧冉他们留下的痕迹瞬间便扫荡的一干二净。

  阴山山口。

  郡马已是骑在马上,看着面前的狼兵队伍。

  郡马胡地十年,不但将胡人的底细打探清楚,还将草原四季变化,各处季风了解的清清楚楚。

  他让萧冉必须天亮前走出阴山,便是他观星望月,预料到天亮前阴山必起西风。

  那样,萧冉这支骑军的踪迹便会被风沙掩盖。

  而自己天亮后所谓的追击,便可以让那个老狼主摸不着头脑了。

  想到萧冉等人所带的给养,郡马叹了一口气。

  自己最后再帮一次小将爷吧!

  郡马举起右臂,狼兵出发。


  https://www.biqugeg.com/86_86056/501326269.html
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g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友情链接:大小球  银河国际  美高梅  新金沙  188体育新闻  贵宾会  天富平台注册  天富平台  188即时  皇家计算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