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啸马西风 > 第八十七章 奸细

第八十七章 奸细


  “奸细?”萧冉走到那人旁边,手握在陌刀刀把上。

  看到萧冉走了过来,那人长呼出一口气,对着萧冉说道:“小将爷,我不是奸细。”

  萧冉蹲了下来,看着这人虽尘土满面却与那些东土人有些不一样的脸庞说道:“你是说李将军胡说吗?”

  “小将爷,不敢不敢。”

  “起来说话。”萧冉厉声吼道。

  那人爬起来后便跪在了萧冉面前。

  萧冉有些迷惑,心说这还是头一次有人真正跪在自己面前。黑河边上那一次不算,那些人是看到自己手中的陌刀才跪的。在他们心里跪的人,是自己的大将军老爹。

  看到眼前这人跪的那么实诚,萧冉短暂的迷惑便消失的一干二净。取而代之的是,一种能掌握别人生死、藐视一切的威风感觉。

  这跪人和被别人跪,可是天壤之别啊!

  “小将爷,你且问他是哪里人。”可能是看到萧冉只是沉默不语,已经吐干净嘴里沙粒的独臂汉子喊道。

  萧冉瞥了独臂汉子一眼,心说问什么我还需要你说吗?

  “你是哪里人?”萧冉问道。

  “回小将爷的话,我是北狄人。”

  “什么?”萧冉大吃一惊,心说怎么又蹦出个北狄。

  “算你老实。”独臂汉子恶狠狠地说道。

  萧冉看向独臂汉子,说道:“这北狄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独臂汉子一愣,随后说道:“小将爷,这北狄就是北狄,是与西胡一样与我王朝作对的地方。”

  萧冉“哦”了一声,便回头又问道:“既然你是北狄人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那人磕了一个头后,抬头说道:“回小将爷------”

  原来,此人原本是个商人,专门从北狄往金銮王朝贩马的商人。

  金銮王朝缺马,所需马匹要么来源于西胡,要么便是北狄。只是,这两处边境都不平静,马儿便不容易得到。

  所以,金銮王朝从不与西胡和北狄同时交恶,为的就是还有马儿交易。

  这十几年来,东土与西胡不死不休,那马儿的交易便早已断绝了。王朝所需的马匹,主要由那些马贩子从北狄运来,与王朝交易。

  只是这些事情,萧冉根本就不知道。现在听这人这么一说,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可你一个马贩子,怎么又跑到这西胡来了?还混进这支想回归东土的骑军中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“回小将爷,我不是奸细,至于如何来到这里,却是和你等一样,也是被掳来的。”那人许是看到萧冉并不像独臂汉子那般恨自己,便不再惊慌了。

  这时候,又有人来到这里,看到这个跪着的人后,便失声喊道“这不是安达儿吗?怎么跪在此处了”?

  萧冉转身看向此人,却是老何。

  “你认识此人?”萧冉问道。

  “回小将爷,认识。”老何走近了一步。

  “老何,你怎么认识这个奸细的?”独臂汉子朝着老何喊道。

  “李将军,这奸细一说,从何而来?”老何一脸疑惑的看着独臂汉子。

  “在沙坑中,那黑风暴雷声最急的时候,此人喊出一声诶妈。”独臂汉子高声说道。

  一声诶妈,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便齐齐的看向独臂汉子。

  独臂汉子吐出一口口水,正待细说,不曾想,跪着的那人却突然说道:“诶妈,乃我北狄人最为惶恐时所喊之语。”

  萧冉想了想,心说这“诶妈”是不是和“妈呀”是一个意思啊。

  独臂汉子盯了那人一眼,凛然说道:“我十多年前听到此声时,是一名北狄军将被我劈于马下之时。”

  独臂汉子话音刚落,那北狄人便冲着萧冉磕头不止,嘴里还一个劲的喊着“小将爷饶命------”

  萧冉看着他又气又乐,心说我什么时候想杀你了?就算你是奸细,我也要问清楚不是吗?

  “老何,这个人是从土城跟来的,你说他是不是奸细?”萧冉下意识的觉得,就算此人是奸细,被掳到西胡十年,也早已成了平民百姓了。

  难不成他还能像那个代号西风的谍司那样,身处异域十年而其志不改?

  除非北狄也有猛如自家老爹那样的人。

  “回小将爷,此人确实是北狄人,但也是被掳来的。”老何说道。

  萧冉看着老何,心说这被掳来的,也可能是奸细啊。

  “此人在关城时,曾为镇边军供应马匹,城破之时,便被掳来了。”老何又说道。

  为镇边军供应马匹,自然做的是对王朝有利的事情。独臂汉子仅凭一句这人被吓破胆时下意识的喊出的一句话,就认定此人是奸细,明显不妥。

  “李将军,此人是北狄人不假,可你如何就认定此人是奸细?”萧冉问道。

  独臂汉子听到萧冉这么问,一时间也有点愣了,心说当年我跟随大将军北征,便知道这北狄人狡诈多端,阴谋诡计层出不穷,比这胡人要难对付百倍。

  此人一直混迹于这支骑军中,并不曾把自己的身份事先说明,不是奸细又是什么?

  虽是这样想,可要自己那出此人是奸细的证据,自己却是没有。

  想到这里,独臂汉子盯着那人,恶狠狠地说道:“若你不是奸细,为何在我开口询问你时,将沙子灌入我嘴中?”

  萧冉一听,刷的一声便抽出了陌刀。

  那人一看,顿时双手乱摆,慌乱地喊着:“小将爷息怒,不是我有意将那沙子灌进李将军嘴中,实在是受此黑风暴惊吓过度,一旦见了天日,便想爬出此坑中,无意将沙子扬进了李将军嘴中。”

  萧冉眯眼盯着那人,心里却在想着,照你所说的,也像是身份暴露后想跑的样子。

  大约看到陌刀并没有砍下来,那人又急急地说道:“李将军入坑时,我便戏谑说我要与李将军生死一穴了,要说我是奸细,何不在黑风暴来时,便偷偷将李将军害了?”

  说完,那人将一把短刀从靴筒中抽了出来。

  萧冉看到那人从靴筒中抽出一把半尺长的短刀,便飞起一脚,踢在了此人的手腕上。

  短刀飞出去后,那人捂着手腕说道:“小将爷,不是我有二心,靴筒中藏短刀,实为我北狄人之习俗。”

  萧冉将短刀踢出后,便知此人并不是想行刺。所以,踢过后,便有些后悔。

  平白挨了一脚的那人并没有反抗,依然跪在萧冉面前,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。

  萧冉看了独臂汉子一眼,转头对那人说道:“起来吧。”

  不管你是不是奸细,到了我手里,是龙你要盘着,是虎你要卧着,是狗,你得朝我摇尾巴。

  “刷”的一声,陌刀入鞘。


  https://www.biqugeg.com/86_86056/501325471.html
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g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友情链接:足球彩网  爱博体育  365龙王传说  澳门百家乐  bwin体育门  365在线  365网  365娱乐帝军  伟德评书网  威廉希尔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