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啸马西风 > 第一百八十二章断官司

第一百八十二章断官司


  老秀才喊破嗓子的一声“且慢”,让大家都是一愣。

  独臂汉子的刀停在了半空,萧冉看到那匹黑马风一般的卷了过来……

  老秀才下马后,看着萧冉急急忙忙的说道:“公子,你等无事?”

  萧冉朝他使了个眼色,说道:“无事。”

  老秀才点点头,说了句无事便好,然后看着独臂汉子说道:“李校尉,慢些动手。”

  独臂汉子看向萧冉,萧冉点点头,独臂汉子把刀放了下来。

  “公子,可曾问他那些袭击你等的驿卒是哪里来的?”老秀才问道。

  萧冉心说你你那句且慢喊得早了那么一点点,若是再晚上那么一会会,估计这驿长就说了。现在,自己那个以砍头相威胁的计策已然是黄了。而这驿长又极其狡诈,必然不肯再说了。

  “先生,你自家去问他吧。”萧冉闪到一旁去了。

  老秀才不知道自己破坏了萧冉的计策,还以为自家公子把审问驿长的事情交给他,是因为他熟悉王朝律令。

  于是,他便走到驿长前面,沉声说道:“抬起头来。”

  那驿长抬起头后,看着老秀才说道:“休要再问,这李校尉杀人的名声,十年前我便有所耳闻。我自知今日必死,你就不要废话了。”

  老秀才看他说的坚决,便说道:“李校尉只杀那些极恶之人,若你告诉我实情,便是改恶从善,我便为你讲情,求爵爷饶你一命。”

  那驿长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在那驿站时,我说的便是实情。此事于公于私,我都要做。”

  老秀才听了这话,便知道他必然不肯说了,接着又问道:“既如此,你怎知道爵爷今日要来驿站?”

  “本就是凑巧而已。他若不来,我自会寻了去。”

  “孙将军与你说了什么?”

  “孙将军说……”那驿长死死瞪着老秀才,像要扑过去把他撕了一般。

  老秀才瞪了他一眼,心说这才是我想知道的,不饶个圈子你便不会失言。

  站在一旁的萧冉笑了,看着那个一脸怒气的驿长,心说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手。早就觉得此事和那个孙将军必然有关系,现在看来果然如此。

  “孙将军已被我擒获,你若是实话实说,便是戴罪立功。”萧冉骗他说。

  哪知这驿长失言一次后,便再也不肯上当了,转头看着萧冉说道:“休要骗我,孙将军不说的话,你怎知孙驿长会说?”

  萧冉一听这话有些愣了,皱眉说道:“你与孙将军是一家?”

  “那是我兄长。”

  萧冉这才明白,人家是打仗亲兄弟啊!

  “刺杀王朝爵爷是死罪,若你没话可说了,就------”萧冉朝着独臂汉子挥了挥手。

  这时,老何过来了,低声对萧冉耳语了几句后,萧冉便苦着脸问道“人在哪里?”

  老何指了指站在那边的那群商贩。

  那个被驿长射死的五郎已经被人抬了过来,那支弩箭还插在脸上没有拔下来,想是当成了证物。

  “那些人都想让爵爷给五郎做主。”老何又说道。

  萧冉一听,心说这是要让我断官司吗?

  “他们知道是驿长射死的五郎,故而请爵爷做主。”老何又补充道。

  萧冉知道是老何多嘴,已经把自己袭爵的事情说给那些人听了。只是,不知道当初那些用烂菜叶丢自己的人,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  萧冉早已知道孙驿长兼管着这处集市,那些人平时都惧怕他。现在孙驿长把那个卖菜的五郎射死了,只好求着他们原先憎恨的人来为他们做主。一帮势利小人而已。

  不过,大人不记小人过,自家宽宏大量点好了。萧冉决定不跟他们计较了。

  可虽说自己是爵爷,他们便想请自己为那个五郎做主。可那驿长是八品,自家是从九品,如何审他?

  萧冉便拉过老秀才,把自己的疑惑对他讲了,老秀才却说,“这八品九品若是在军中,你自然管不了他。可这射死商贩是民事,这爵爷是王朝贵胄,自然有为王朝分忧,为民除害之责,公子若是管此事,也不违制。”

  “这么说可以断?”

  “但做无妨。”

  老秀才还告诉萧冉,此间离府衙甚远,且属镇西关管辖,只是事后可将详情具书报到并州府衙即可。

  萧冉听老秀才说完后,向四周看了看,便指着不远处那三颗大树说道:“将爷的大堂就设在那里。”

  萧冉升堂了。

  他坐在不知是哪位商贩拿来的一只矮凳上,右手边是坐着的老秀才,左手边站着独臂汉子,身后是老何和周继。

  在那些商贩看来,这爵爷断官司是和别的官爷不太一样。没有三班衙役助势,只有那几个随从看上去倒是满脸杀气的样子。特别是那位只有一只手臂的汉子,望着便让人打怵。

  五郎家的妇人已经来了,此时她正跪坐在五郎身边,压抑着哭声,抹着眼泪。孙驿长跪在另一边,已经被捆了起来。

  “带原告。”萧冉喊道。

  原告便是五郎的妻子。她听到这句话后,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,身后那些人便小声喊着“五郎家里的,爵爷叫你呢”。

  那妇人听了,便赶紧低头说道:“请爵爷给奴家做主啊。”

  说完,便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萧冉等她哭的差不多了,才又说道:“五郎家的,你先别急着哭,现在你把前因后果说一遍。”

  虽然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可萧冉觉得,断官司就要有断官司的样子,那包黑子不就是这样断案的吗。

  那妇人抹了一把眼泪,说道:“奴家正在家中织布,一位相邻跑来告诉我,五郎出事了。奴家来到这集市上才知道,五郎被驿长无端射死了。

  “你怎知你家五郎是被驿长无端射死的?”萧冉问道。

  ”“众位乡亲告知的。”

  “是哪几位乡亲?”

  那妇人向后面围观的人看去,几个男人走了出来,说道:“我等都看到了”

  “可愿作证?”萧冉问道。

  “愿意。”

  “愿意。”

  “------”

  萧冉又看向孙驿长,问道:“孙驿长,我问你五郎可是你射死的?”

  那孙驿长瞥了萧冉一眼,一脸不在乎的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萧冉笑了笑,心说今日我就让你知道藐视本爵爷断官司的后果。


  https://www.biqugeg.com/86_86056/486468047.html
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g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友情链接:188  188小说网  大小球  异世界的美食家  好彩客帝  无极4  网投论坛  天下足球  恒达娱乐  竞猜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