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啸马西风 > 第一百八十四章牧羊人

第一百八十四章牧羊人


  萧冉面色平静,等那些商贩的呼喊声弱了些后,又说道:“今日五郎被射死一事,众位乡亲求我裁决此事。说实话,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不知五郎家里的,可满意?”

  那妇人听到身后那些人高喊着“萧爵爷英明”,虽然并没有听明白萧冉那套判决词,也知道自家五郎没有白死。现在听到问她,便赶紧说道:“满意满意,可不知……”

  萧冉知道她的意思,抬手打断她的话,说道:“我这就派人去驿站,查抄孙驿长的财物,到时尽数赔与你可好?”

  那位妇人一听,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,只是连连磕头不止。

  萧冉看她的样子,知道她已经满意这般处理,便转脸看向孙驿长,厉声喊道:“将孙驿长拖走,开刀问斩。”

  众人顿时大赫,心说这就要砍头了?这位平日在集市上说一不二、飞扬跋扈的驿长就这样被砍头了?

  原先他们还以为,萧爵爷判了驿长的死罪后,必会派人将他押往州城,然后来个秋后问斩什么的。可看现在的架势,这孙驿长眼下便要没命了。

  这萧爵爷可够狠的!那些在集市上曾打过萧冉的商贩,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。

  老何、周继二人听到命令后,快步向前,与独臂汉子一起将孙驿长架了起来。此时孙驿长脸上倒是看不出恐惧,只是有些站不起来。

  萧冉看着面无表情的孙驿长,问道:“你可有遗言吗?”

  孙驿长冷笑着说道:“你还记得那日就在此处,我说过的那话吗?”

  不提此事还好,一提此事萧冉便恨得牙根痒痒。

  “你说我早晚和我老爹一样,被胡人砍了脑袋去。”萧冉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  “哈哈-------唔。”笑了一半,孙驿长的嘴巴便被老何堵住了。

  “孙驿长,我记得你那日还说过,你不做那些天怒人怨的事,自然没人怨你。今日,我想你也怨不得别人了。”萧冉冷笑着说道。

  “还有,你兄长比起你来,更像条汉子。实话告诉你,你兄长今早已自尽。”

  孙驿长的脸僵住了。

  “还有,关城中有他留下的妻小,你兄长死前也有安排,却不是托付与你。想必是他知道你这里还有后手,故没有说出你是他兄弟吧。不知我说的对不对?”说完,萧冉让老何放开堵着他的嘴的手。

  孙驿长脸色渐渐缓和了过来,却没有说话。

  萧冉走近他,低声说道:“你兄长比你聪明多了,自尽了,便不拖累家人。而你,若是我深究下去,你的家人也要受你连累不说,就连你那位兄长也是白死了。”

  孙驿长赫然失色,说道“我家中妻小已是数年未见,如何会受我连累?”

  萧冉看着这位八品驿长,摇着头说道:“倾巢之下焉有完卵。你兄长所做之事,已是诛九族,你不在这九族之内吗?”

  看到孙驿长已是大骇,萧冉又说道:“若你没有射死五郎,今日或可活命。只是,那些商贩想必心里都恨你,把这官司告到了我这里,我便要给他们,还有五郎的家人一个交代。”

  孙驿长转头看看那些商贩,脸上的表情甚是复杂。

  “今日我斩你,并不是为了驿站发生的事情。虽然刺杀爵爷,按律当斩,家人也要发配边关为役。可我没死,便可不计较。”

  说到这里,萧冉看到孙驿长一脸疑惑,便又说道:“斩你,便是让那些王朝百姓知道,杀人偿命,草民之命也是命,也不是那些官爷想杀便能杀的。”

  萧冉刚说完,哪知那孙驿长一脸鄙视的看着他,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知道你在西胡时,做的是牧羊奴那等贱民。”

  “对啊!那西胡的羊儿也比我的命金贵。”萧冉笑着说道。

  “那你可知这王朝一州之长称作什么?”孙驿长问道

  萧冉想了想,随口说道:“州长?”

  孙驿长十分鄙视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且记住了,这一州的首座称做州牧。便是要将辖内这些草民当做羊来管的意思。”

  萧冉愣了一下。他确实不知道这州牧竟然是这个意思。

  萧冉有些哭笑不得,难道这州牧做的事,和自家在西胡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——牧羊?

  只是自己放牧的是四条腿的羊,而他放的却是两脚羊。

  一州之民,被那些官爷当做羊来管理,那不是把人当做牲畜吗?那不就是说,州牧等人让那些“羊儿”做什么,他们便要做什么。不听话便要挨鞭子,甚至挨刀。

  一州如此,那么州州便是如此,由此整个金銮王朝便也是如此。

  有些操蛋啊!怎么回到王朝了,还是那些放羊牧羊的事儿,自己是和那些羊儿有缘吗?不过,现在看来,自己要么是羊儿,要么便是牧羊人。

  至少不会再做连羊儿也不如的牧羊奴了吧?

  萧冉知道孙驿长这样说,无非就是反驳自己说的草民也不能想杀便杀的话。想来在他的心里,那五郎杀了便杀了。

  由此,他便该死。

  这孙驿长还有一个该死的理由,却是萧冉替他想到的。

  孙驿长刺杀自己,绝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,于公于私都有理由杀自己。萧冉觉得,除了于私之外,剩下的那些都是骗人的屁话。

  真正的原因,肯定是一个天大的秘密。

  不然,那孙将军便不会纵兵为匪,这孙驿长也不会宁死也不说。眼看就要被砍头了,若是他不想死,必然会说出真正的原因,来换取自己的活路。

  可他就是不说,可见这秘密要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。

  值得用性命来保守的秘密,萧冉估计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还应付不了。既然应付不了,就让它随其自然,自己做出此事不存在的样子为好。

  萧冉虽好奇,可也知道好奇害死猫的道理。

  所以,孙驿长必须死,现在就死。

  你此时不死,一旦到了刑部大牢里,那些审案的人可不像自己这般好脾气。你不说,必然是大刑伺候,到时恐怕连你三岁尿炕的事都要说了。

  若是你说出了身后那个秘密,而这秘密却是对自家不利的。那么,自己千辛万苦回到金銮王朝,便是自找苦吃。

  现在,就让那个秘密随着你孙驿长的人头落地,暂时封存吧。

  想到这里,萧冉挥挥手,让独臂汉子等人把孙驿长拖走了。

  这时候,萧冉突然有了牧羊人的感觉。


  https://www.biqugeg.com/86_86056/486467847.html
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g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友情链接:伟德一生  明升  伟德包装网  伟德重生  hg行  爱博体育  欧冠联赛  六合网  365娱乐帝军  精准六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