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啸马西风 > 第二百八十九章独臂汉子的智商(二)

第二百八十九章独臂汉子的智商(二)


  那头目一听这话,顿时脸色好了许多。他看到两名府军扶着的扎木合,就拱手对独臂汉子说道:“上官已将此贼拿获,我等听了报警声却是来晚了。”

  听到这府兵头目话里有些遗憾的意思,独臂汉子便笑着说道:“不晚不晚,这功劳该是谁的,谁也抢不了去。”

  听到独臂汉子这样说,那头领眼中一亮,看着独臂汉子的眼神就更温柔了。在他心里,自己今夜当值,这功劳就该是自己的。

  这么一想,他自己就把独臂汉子的话理解成这功劳该是他的了。

  看到这名府兵头目贪婪且无脑的样子,独臂汉子又说道:“拿住此贼的是------”

  说到这里,他有意顿了顿,看着那头目更为热切的眼神,还有周围鸦雀无声的百姓,接着大声喊道:“这城中众多的热心百姓,这功劳自然是属于他们的。”

  话音刚落,百姓顿时哗然,那头目却如吃了屎一般,连羞带恼的,恨不得给独臂汉子一刀。

  嘈杂声小了些后,独臂汉子又说道:“只是此贼还有同伙,你等没有拿住,甚是遗憾。”

  那些百姓一听,顿时再次嘈杂着喊道:“只要他在这城中出不去,我等便会时时留意,定然不能让他跑掉------”

  独臂汉子看了那府兵头目一眼,意思是你听到了吗?还不去封锁城门,让那个逃走的贼出不去。

  那头目自知已经无法得到这份功劳,就看了独臂汉子一眼,带着手下急忙跑了。

  独臂汉子看到府兵走了,暗暗松口气,可在看看眼前这些百姓,他又暗暗地心里着急。

  眼看扎木合的血越流越多,自己要想把他带走,还要再说点什么才行。这些群情激奋的百姓,是断然不会让自己随便就将扎木合带走的。就看他们刚才群殴扎木合的样子,生吃了他都有可能。

  “你等说的对,只要你等都瞪大了眼,那同伙定然跑不出去,早晚落在你等的手中。”

  看到众人已经被自己场面话哄得很开心的样子,独臂汉子准备说点实在话了。

  “只是,那同伙也不是那么好抓的。还有,他等是怎么入城的,入城做什么,在哪里藏身,这些事都在此人身上。”说着,独臂汉子指指耷拉着脑袋的扎木合。

  “若是他死了,众人的功劳就要打折扣,对不对啊?”

  众人听了后都是频频点头,心说这将军说的就是合理,比那些府兵强多了。

  “请问,你等中可有医者?”独臂汉子抱拳问道。

  众人相互看了看,这时候,一个年长些的人向前挤来。

  “我是这城中的伤病医,可带此人去我处医治。”

  独臂汉子一听,说了句“有劳了”,便示意府军带着扎木合跟那人去。

  两名府军搀着扎木合跟在那名医者后面,众人迟疑了一下,终于让开了一条道路。此时,独臂汉子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

  独臂汉子等人离去后,那些百姓也渐渐离开了。独臂汉子说的功劳等事,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。这许多的人,就是衙门有赏赐下来,人手又能得几文?

  不过,这独臂将军说的在理,这功劳就让他得了去吧。

  街面上又恢复了平静。此时,从驿馆后院墙上,冒起了一个脑袋。他看了看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,就把头缩了回去。

  “萧爵爷,都已经离开了。”说话的人是周继。

  已在这里听了多时,站在小院一堆杂物旁的萧冉点点头,对身边的老秀才和杨氏兄弟说道:“李校尉定是要守着扎木合,今日车马店那里,你等就要多上心点了。”

  众人皆点头称“是”。

  “还有,铃儿姑娘院里杀死的那人,就说是李校尉所杀。另一个贼人逃走了,李校尉带人去追,不幸一名手下被伤了。”萧冉又说道。

  独臂汉子冲进后院的时候,驿馆里的驿卒并没有跟着冲进来。独臂汉子看到郡主杀死那人后,就让府军封锁了后院,任何人也不能靠近。

  就在他与众位百姓讲话的时候,萧冉已经回到了驿馆,着手处理这些事情了。

  “公子,扎木合现时还顶着一个胡人探子的名头,这该怎么办?”老秀才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  “那名头是百姓说的,自然要让百姓来改。”说着,萧冉拿起扎木合隔墙扔进来的那张小弓走了。

  眼看快要到卯时了,众人也不睡了,就开始准备着去车马店。萧冉看到后院里有府军站岗,就将那张小弓交给了一名府军,让他天亮后交给郡主。

  第一次杀人,该是去安慰安慰她的。可想到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,萧冉就想着等从车马店回来,再找郡主谈谈。

  杀死一个想杀死你的人,算不得杀人。萧冉觉得这样说,郡主的心里会好受些。

  看到萧冉回到房间里了,已经等了多时的驿丞走到门口,轻声说道:“爵爷,天亮后我就去府衙报案,只是衙门里的人问起来,我该怎么回答?”

  自从萧冉被任命为并州府衙的钱粮使,这驿丞见了萧冉比之前客气多了。

  这驿馆每日迎来送往的,都是在此落脚的官员。这驿丞知道,有些官员一生可能就来这一次,只要面上客气些,饭食上让他挑不出毛病,自己就算尽职了。对萧冉这等爵爷,也是这样对待的。

  可他没想到,萧冉竟做了并州的官。这本地官员住在这里,那就不能像先前那样,只是面上的客气客气就行了。

  而是要把萧冉当成父母官那般孝敬着才行啊!

  所以,这驿馆中只要牵扯到萧冉等人的事情,这驿丞都是问过萧冉后,才做打算。

  “去问我家先生,他让你如何说,你就如何说。”萧冉隔着门说道。

  “是,爵爷。”驿丞说完后,并没有离开。

  萧冉没有听到离开的脚步声,就又问了一句,“还有事吗”?

  那驿丞迟疑片刻,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适才有一位驿卒对我说,后院街上,被百姓殴打的那人,像是您府上的那名马伕。”


  https://www.biqugeg.com/86_86056/475140422.html
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g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g.com
友情链接:足球吧  天下足球  澳门足球商  一语中特  欧冠直播  彩神  188直播  伟德包装网  伟德之家